九心精准一尾中特:閑話洋芋

2019-05-17 15:54 來源:鐘山區文聯 【字體大小】:

?王華

有一年的夏天,我陪省電視臺記者去貴州屋脊韭菜坪搞航拍。下山的路上,見到一群民工正在一個火堆邊烤洋芋吃,同行的有人問我,他說已經到下午時間了,這些人怎么還不回家吃飯。我告訴他說,這些洋芋已經算是他們的午餐了,車上的其他人頓時詫異起來。我接著說,打我記事起,對生活在貴州農村的人來說洋芋就是主要的食物之一,那時上山干活我們經常用洋芋充饑,洋芋常常被當成午餐或者晚餐。他們聽了我的話以后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洋芋其實是個舶來品,是一種茄科植物,又叫馬鈴薯,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人類食物之一,原產于南美洲海岸的智利和秘魯的安第斯山區,被印第安人馴化。據考證,在原產地的栽培歷史已達四千年以上。1570年,馬鈴薯被一個西班牙人從南美洲的哥倫比亞帶到歐洲。1645年,荷蘭人把馬鈴薯從海外傳入中國東南沿海,逐步擴展到全國各地。根據馬鈴薯的來源、性味和形態,人們給它取了很多有趣的名字,山東人把它叫地蛋,山西人則叫山藥蛋,安徽人又叫地瓜,東北各省多稱為土豆,我的家鄉貴州六盤水則叫它洋芋。

洋芋給我的記憶可以說是與生俱來的,在我們這里的農村,洋芋幾乎是餐桌上必不可少的一道菜。而洋芋又有多種多樣的吃法,可以炒,可以蒸,可以煮,可以燒,可以炸,還可以燜……其做法不同,味道也各異。兒時的我,最喜歡吃的就是燒洋芋和炸洋芋粑了。

燒洋芋的工序很簡單,但火候掌握很重要,需用柴火慢烤,最好是烤黃最好吃。兒時在山坡上燒出來的洋芋最香,一想起便會唇齒流香。那時我們去山上割草、放牛時都要偷偷帶點洋芋,到了山上找個避風的小土坡挖個坑,把洋芋塞進薄薄的干土中埋起來,從四處撿來柴草點燃堆成火堆,轉身放牛去了。等我們轉過幾個山頭,再回來時,肚子早已餓得咕咕叫。急急忙忙刨開土堆,洋芋早已烤得黃黃的了。蘸點原先從家里帶去的自制的五香辣椒面,一口下去,滿嘴噴香。

炸洋芋粑則要復雜得多。要先把洋芋去皮,這樣顏色好,味道也好。一般都是拿小洋芋或者收洋芋時被鋤頭挖破的洋芋。把洋芋洗凈剁成玉米粒大小,撒點灰面調和一下,用圓勺子舀起放到沸騰的油鍋里,炸黃以后撈出來再撒點自制的鹽巴辣椒面,香香脆脆,味道好極了。在盤縣老城讀高中時,我和幾個好朋友經常把飯錢積攢下來跑到縣一中旁沙溝邊的小攤上買洋芋粑吃,因為那里的洋芋粑味道特別可口,五毛錢一個,又脆又好吃。有一天晚上,在從沙溝邊回來的路上,我們幾個同學被學校政教處的老師遇上,以為是躲著抽煙的,還被叫去詢問?;購悶渲幸桓鼉褪俏頤塹惱衛鮮?,他對我們比較了解,可以確定我們幾個是不會抽煙的,才叫我們趕緊回學校去,他們還要巡查。

關于洋芋,還流傳著個與一代天驕成吉思汗有關的故事。說的是成吉思汗遠征歐洲,在一次戰斗中慘敗,在撤退中,糧草也斷了,很多將士在傷病和饑餓中一個個倒下。成吉思汗發現所有的戰馬在啃吃一種植物的枝蔓,很快恢復了精神。他好奇地拔起這種植物的莖葉,不料從泥土中帶出一串大大小小的果實來。誰也沒見過,更不知道這東西是否能吃。這時,一個叫“芋”的士兵自告奮勇,以身試食。結果,不但沒有中毒,而且吃得很香甜。大汗命令將士們找食這種果實,得到了豐富的食源,軍隊得到休整恢復,然后殺個回馬槍打了個大勝仗。班師回朝后,將士們帶回了大量的“救命糧”的種子,因為這種植物長在歐洲,是士兵“芋”冒死驗證可食的,人們就給它起了個名字叫“洋芋”。

如今,在全球范圍內,洋芋早已是繼小麥、稻谷和玉米之后的第四大糧食作物,這種多年生草本作物也逐漸被確定為中國人的主糧之一。隨著農業產業結構調整步伐不斷加快,洋芋的種植定將富民增收,我們國家的糧食安全也將得以更好的保障。